達利這句名言,你聽過了嗎?Dali(達利)與 Carroll(路易斯·卡羅)的愛麗絲迷幻之旅

從《愛麗絲夢遊仙境》跳進兔子洞的那一刻到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的迷幻創作及經典名言:「帶上我,我是毒藥;帶上我,我是迷幻的」,你看出之間的關聯嗎?今日的許多藝術家和插畫家們仍被迷幻和超現實主義偉大的結合所深深影響著。

達利這句名言,你聽過了嗎?Dali(達利)與 Carroll(路易斯·卡羅)的愛麗絲迷幻之旅

很久以前,在距離現今一百五十二個夏天,卡羅(Carroll)告訴 李道爾家的孩子一個關於藥丸、兔子洞和會說話毛毛蟲的故事。你知道的,就是一些關於迷幻的故事。在那個1960 – 1970年正值星座寶瓶座的時代,這本書絕對是可以被冠上迷幻、迷信狂熱者,與迷幻藥、自由戀愛和超現實主義藝術環環相扣。

2
2

達利(Dali),作為一名藝術家在1970年代喊著:「Take me, I am the drug; take me, I am hallucinogenic(譯:帶上我,我是毒藥;帶上我,我是迷幻的)」。似乎可以完美詮釋和呼應數學家兼文學家查爾斯•道奇森(Charles Dodgson,其筆名為Carroll路易斯·卡羅)完成的巨作《Alice in Wonderland(譯: 愛麗絲夢遊仙境)》。

達爾採用一系列的凹版照相(heliogravure) 捕抓卡羅(Carroll)筆下怪異的童話故事。這組達利最珍貴之一的創作集是世界各地收藏家夢寐以求的且很少出現在二手市場。

但是,位於費城的Great Dane 拍賣行正在展示這一系列的曠世收藏:達利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插圖(Dalí's Alice in Wonderland),Barnebys為您整理如下:

3
3
4
4
5
5
6
6
7
7
8
8
9
9
10
10
11
11
12
12
13
13

卡羅(Carroll)的奇幻故事創作時間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因為這部作品超前當時作品幾十年。在1961年的一場題為「Where Do We Go from Here」的演講中,畫家Marcel Duchamp(馬塞爾·杜象)當時就斷言明日的藝術家將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透過視網膜的鏡子走入更深層的表達(原句:like Alice in Wonderland... be led to pass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of the retina, to reach a more profound expression)。

達利(Salvador Dali)、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和恩斯特(Max Ernst)將世界翻轉。從人們原本既定的認知到扭轉玩耍重新定義人們對非生命體、人類和動物的認識。與當時英國作家卡羅(Carroll)的愛麗絲故事如出一轍。

藝術家如畫家布雷克(Peter Blake)、布萊克曼(Charles Blackman)和插畫家莉絲白(Lisbeth Zwerger,著名插畫作品綠野仙蹤)、史德曼(Ralph Steadman,著名插畫作品喬治·歐威爾的《動物農莊》)及瑞典語為母語的芬蘭藝術家朵貝(Tove Jansson,著名的《Moomin姆明》)全都重新演繹卡羅的經典童話。

Great Dane拍賣行展出的「達利:愛麗絲夢遊仙境系列」,將在今年3月16日舉行。拍賣會上其他名作包括Picasso、Roy Lichtenstein、Alexander Calder、Victor Vasarely、Andy Warhol和CRASH的街頭藝術也可以看到。

更多詳細資訊,查看Barnebys提供的線上完整目錄

Advert
Ad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