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Haring 很不幸的英年早逝,但他創作的塗鴉和藝術早已遍布世界各個角落,植入我們的心裏和生活中。從馬克杯印製的可愛插畫、IKEA壁貼、Swatch錶到一些商品設計和Google塗鴉。

圖片取自Google 圖片取自Google

《Apocalypse》系列是洞察疾病與生活,作品呈現一個HIV愛滋病病毒是世界末日預兆的角度。

1980年,詩人威廉(William S. Burroughs)在一所生態技術研究所的地球會議上發表了一場演講,主題為「 The Four Horsemen of the Apocalypse(啟示錄中的四騎士)。在演講中,威廉呼籲宗教傳統中提出的啟示錄四騎士,包含饑荒、瘟疫、戰爭和死亡。有鑒於這場演講的本質,對於他在1988年替Haring的《Apocalypse》世界末日展目錄做介紹並不讓大家覺得太意外。

Burroughs(柏洛茲)的後世界末日想法和Haring對抗社會大眾們對古柯鹼成癮和愛滋病流行的接受符合。柏洛茲的理論看見世界進入一個極權主義的社會政治系統,彷彿對人類注射病毒且將他們拋棄由他們自生自滅。

柏洛茲和哈林是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紐約)東村藝術區的重要成員。同時還有Jenny Holzer、Barbara Kruger、Kenny Scharf、Jean Michel Basquiat和更多藝術家們、作家們和音樂家們,都是這無政府主義運動中重要的一部分。

不幸的是在Haring和Burroughs一起創作出《Apocalypse》末日系列的兩年後,31歲就英年早逝。

這幅重要的畫作是Great Dane拍賣行二月二十七號銷售的一部分。

完整資訊請查看線上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