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深入探究這把鍍銀的柯爾特1849袖珍型手槍上的刻印,可以發現原來持有者背後的一些事蹟。一個小小的銅徽章固定在蓋子寫道:「Surgeon Hurd, 5th Regt. M.V.M.」。 根據美國國家公園服務資料庫資料顯示Samuel H. Hurd博士過去在南北戰爭中擔任外科醫生,從1861年的5月1日至8月1日在麻塞諸塞州義勇隊的第五軍團服務。他當時參加了1861年7月21日的第一次馬納沙斯之役,這是第一場南北戰爭衝突中的重要戰役。

1 2

在1864年2月4日,柯爾特的東兵工廠被大火燒毀且這場大火的起火原因至今仍是一個未解的謎團。這場意外導致大部份的柯爾特紀錄永久的遺失,正因為如此使得在1864年那場熊熊大火以前的柯爾特手槍隨付有工廠製造紀錄是非常罕見稀少的事。然而,檔案證明這位外科醫生博士的柯爾特1849型袖珍手槍是在1861年4月29日得到這支槍。這個結論來自於一張手寫的信紙,內容主要是感謝外科醫生Hurd先生奉獻自身的專業服務和愛國情操,因此贈與此把手槍。

原文內容如下:

「Surgeon Hurd

Dear Sir,

The Class of ’52 desirous of showing their appreciation of your courage and patriotism in thus nobly and disinterestedly giving up ‘Home’, to offer your services to your Country, hereby transmit to you this revolver, which we hope will report favorably for the safety of our classmate and friend.

In behalf of the Class of ’52,

Horace Richardson

Howard P. Arnold」

3 4

左方槍管印有刻文“Placebo”(如上圖)且第二個刻文是在左輪手槍的後方印有“Multa Manu Medica”字樣(如下圖,譯為偉大的治癒之手)。在當時拉丁語和古典文學本來是哈佛教育的一個部分,詞語是源自於維吉爾的史詩埃涅阿斯紀(Aeneid)。它在史詩埃涅阿斯紀的下半段中提到,當特洛伊英雄Aeneas在戰役中負傷後回到營隊。滴著鮮血用力地倚靠在他的矛,矛的尖頭刺在他身體上無法拉出,他踉蹌的走往營區。他懇求旁人將他的傷口弄更大點好讓刺槍頭可以移除,讓他可以重返戰場。

5

一位醫生以草藥敷在他傷口上以減輕他的疼痛和幫忙止血,這讓槍頭容易被移除也使Aeneas可以重新恢復力量,尤其戰爭漸漸逼近和飛鏢無所不在地殺害營地周遭人。

赫德博士還有一些小軼聞,一本醫學雜誌證實他的死亡時間是1897年2月5日在大西洋城,享年66歲。

柯爾特1849袖珍型手槍將是Rock Island拍賣行銷售的一部分,於2016年12月2日至4日舉行。完整目錄和資訊在這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