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Jan Broman 和 Per Broman

Q:你對攝影的興趣起源於?

Jan:我們兄弟倆成長的家庭環境裡,每一面牆都擺滿了攝影照片。我父親因為工作搬到斯德哥爾摩。他工作的單位是Kamera & Bild攝影雜誌,就是現在的瑞典領先的攝影照片供應商Bonniers bild byrå。

在我9歲時,我收到人生第一台相機並在父親的工作室製作屬於自己的照片。

我兄弟Per Broman對攝影的興趣與追求邁進一步,去學校接受教育只為了變成一位專業的攝影師。

2 Bryan Adams, Jerry Hall, 倫敦 2013

Q:當時多數的瑞典人並不認為攝影是一種重要的藝術形式,是什麼促使你在當時創立Fotografiska?

Jan:這個想法萌生於2007年,當時我們坐下思考下一步該做什麼。那時我們主要舉辦攝影展和藝術節,像這樣的專案我們整整工作籌劃了一年但卻只展示了三四天。我們想要追求更持久的東西。

隔年,我們在斯德哥爾摩一個叫Nacka Strand的地方舉辦攝影大師David LaChapelle(大衛·拉切貝爾)的展覽時,我們將此視為一個測試來看大眾對攝影的興趣程度。結果有近約兩百的媒體報導使我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自此,我們確立了想要追求持久性的目標,那年夏天我們為Fotografiska製作了一份商業計劃。

3 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的攝影博物館Fotografiska,Ferdinand Boberg, 1906-1910設計。

Q:誰是第一位在Fotografiska展示的攝影師?

Jan:2010年5月的首次展覽中,我們展示了攝影師Annie Leibovitz(安妮·萊柏維茲)、Lennart Nilsson、Joel-Peter Witkin 和Vee Speers。開幕式後,還有加入瑞典攝影大師Anders Petersen(安德斯·彼德森)。自此,我們舉辦了170多個展覽。

對某些同業圈而言,Fotografiska被視為一個機構。從傳統的博物館分類定義而言,Fotografiska從未被合適的標籤著。我們都是自費、從商業取得利益且我們從一開始就清楚表達我們不想收取任何捐獻。

4 Moustafa Jano「Every Person Has Lost Something」,於斯德哥爾摩攝影博物館Fotografiska展覽

Q:一間博物館應該擁有自己的收藏,Fotografiska也有嗎?

Jan:當然有!當我們在幾年前第一次與Barnebys團隊見面時,我們就告知Fotografiska將在世界各城市中創立的計畫。

Q:接下來你將前進紐約,是什麼原因耗時那麼久?

Jan:這取決於各種因素。首先,找到適合的地點和同事一起工作很重要; 此外,經濟因素也非常重要。為了達到目標,需要擁有巨大的投資,鉅細彌遺地從律師到建築物的翻新等。

5 Fotografiska攝影博物館將於2018年秋季於紐約市Park Avenue South開幕

Q:你有打算在更多城市設點的長遠計畫嗎?

Jan:當然有,也許我們在明年將設一間新的Fotografiska。

6 Fotografiska London

7 倫敦的Fotografiska室內建築草圖

Q:Fotografiska無疑已經成功吸引大量的觀眾。你們每年有多少遊客?

Jan:我們沒有遊客,我們只有客人。

今年我們將有約530,000客人來訪Fotografiska。這與英國泰特現代美術館相媲美,泰特現代美術館去年有一百萬名付費遊客。

Q:你最常參觀的展覽是什麼?

Jan:其實沒有什麼展覽是特別引人注目的,所有的展覽都有其吸引力。

攝影師Nick Brandt(尼克·勃蘭特)的展吸引了一群完全不同的客人 。造訪率最高的攝影師屬Annie Leibovitz(安妮·萊柏維茲)的展,且這是Fotografiska的開幕展。

8 攝影師 Nick Brandt(尼克·勃蘭特), On This Earth A Shadow Falls Across The Ravaged Land, 2015年

Q:位在紐約和倫敦的Fotografiska可以識別出來嗎?

Jan:你會熟悉某些元素,如斯德哥爾摩的房子、商店、展覽廳和黑白色系。但每棟建築物都有其自身的風格和特色。在所有方面,我們將專注於永續性的樂趣。食物和飲料都是建立在永續性的基礎上。

Q:你認為什麼是在fotografiska舉行過最棒的展覽?

Jan:我常常被問到這個問題。我通常回答:下一個(展覽)。

當你去到一個新的展覽,你常常感覺到這是我們辦過最棒的了。即便過了七年後,這樣的感覺持續縈繞著我們。

Berning和Di Battista是我們目前舉辦過很成功的展覽。

9 照片雕塑家Paul Svensson已經進入世界前50位重要廚師和餐廳名單。

10 倫敦的Fotografiska室內設計

Q:當涉及到攝影藝術和攝影的概念時,有一個定義上的混亂。你對這有什麼看法?

Jan:這取決於事物本身。攝影藝術對我而言是一個類型:有紀實攝影、藝術攝影、科學攝影、時尚攝影等。所有的一切都是攝影,但這一切都不是藝術。技巧本身就是當今藝術世界的一部分。你必須更加務實,而不是把所有的東西分類,攝影是如此動態和多元的。

Q:當你策劃展覽時,選擇作品是怎樣的一個過程?

Jan:我們每季度召開一次小組會議,審查已經提出的建議和議題於數位化會議環境中,並替未來兩年做出決定。之後,展覽部的工作是與攝影師聯絡並整合法律合同,進而選擇要展示的圖片。

13 攝影師 Irving Penn (歐文·潘)

14 攝影師 Irving Penn (歐文·潘)

Q:你的競爭對手是誰?

Jan:時間。我們一直在為人們的休憩時間而奮鬥,他們可以泡在電影院、酒吧、電視機前或其他博物館。

15 The Rolling Stones, Toronto 1994 Copyright Anton Corbijn

Q:與自己的兄弟一起工作是什麼感覺?

Jan:摩擦很少,我會形容這是一個完美的動力,兩個人的能量變成另一個人工作的動力。我們從不在決策過程中撒謊。目前,Per負責瑞典的Fotografiska而我負責紐約的Fotografiska。

16 Broman兄弟在他們紐約新工作室從窗戶遠眺

Q:如果Per決定到此為止,將會發生什麼事?

Jan:他不會那樣做的。但如果真的發生,我會繼續我們初創的精神,Fotografiska會一直在那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