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具公信力的歐洲TEFAF藝術產業報告,是一份針對藝術、設計和古董市場所做的研究,同時是該場藝博會的基石。來自荷蘭馬斯垂克大學的Rachel A. J Pownall教授今年首次負責此項任務。Pownall教授是第一位使用Artnet資料庫資訊和蒐集來自世界各地稅務辦公室的廣泛資料作為研究的來源。儘管與去年報告中使用的資料來源非常不同,報告結果顯示證明藝術市場的整體增長。

Gerhard Richter Eisberg以1770萬英鎊於蘇富比售出。圖片:Courtesy Tristan Fewings / 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Gerhard Richter Eisberg以1770萬英鎊於蘇富比售出。圖片:Courtesy Tristan Fewings / 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 儘管政治動盪,市場持續增長

藝術、設計和古董的銷售在市場上增長1.7%,從440億美元到450億美元。顯然由於英國退歐和美國總統大選所造成的巨大的政治動亂,使2016年變成一個過渡年。

  • 交易往上升,但拍賣行失去市佔率

古董專家Pontus先前就已提到最近幾年拍賣業已經佔據大量的市場份額,經銷商將捲土重來,現在輪到經銷商。

自2015年起,與藝術品和古董經銷商相比,拍賣行的利潤大幅下降。拍賣市場下滑了19%,從約220億美元落到約170億美元。同時,交易產業中則上升了20%,從2015年的230億元到2016年的近280億元。總之,交易市場變成市佔率的62.5百分比。

世界主要的兩大拍賣行佳士得和蘇富比在全球藝術品中佔了極大的市佔率,這是眾所皆知的。但是,去年極差的低銷售額負面的影響整個市場。

  • 美國領位,儘管來自亞洲的買家呈現巨大成長

美國以29.5%的市佔率,持續地成為此行業的領導者。英國的24%和中國的18%僅次於美國。

亞洲引領拍賣成交額,占全球拍賣銷售額的40.5%,比去年同期增長31%。中國在亞洲就佔了90%,但其它亞洲市場持續強勁增長,如印度的表現就非常佳。

  • 歐洲是最大出口國

歐洲是迄今為止最大的藝術品和古董出口市場。Pontus先生指出有越來越多的拍賣行、藝術和古董經銷商和當代畫廊正在增加亞洲的曝光率。佳士得拍賣行的南肯辛頓辦公室已經休業且將重點和資源轉移投入到新興市場,尤其是亞洲。去年在最大國際拍賣行的銷售額中,40%全來自亞洲買家。

中國買家正在購入古典大師畫作。Lawrence Steigrad Fine Arts exhibition stand at TEFAF in Masstricht 2017 中國買家正在購入歐洲古典大師畫作。2017年歐洲TEFAF博覽會現場 Lawrence Steigrad Fine Arts exhibition stand

  • 中國市場上的古典大師繪畫

拍賣專家Pontus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古典大師的價格比2016年上升了13個百分比。這樣的觀點也得到一些在TEFAF參展的世界著名藝術經銷商的認同。他們提到亞洲市場虎視眈眈地想踏進古典大師領域,尤其如果這些歐洲繪畫中的主題和創作動機與中國有相關性。

  • 2017年世界前幾大拍賣行,強勢開拍

新的一年2017,蘇富比佳士得在第一季就開出亮眼的成績和紀錄。蘇富比拍賣的第一周就以強勁的姿態創下好成績,其國際當代藝術的總銷售額超過1億1千8百萬英鎊。除了驚人的價位和比前年增長了70%,蘇富比也使一些藝術家刷下新紀錄,如Georg Baselitz(格奧爾格·巴澤利茨)、義大利藝術家Carol Rama、德國藝術攝影師Wolfgang TillmansFranz GertschPat Steir

蘇富比在短短8天內就達到了驚人的3億5千萬英鎊銷售額。在同一周,佳士得拍賣的當代藝術銷售總額也高達2億5千萬英鎊,其中有十件拍品在戰後和當代藝術拍賣晚間場創下新的世界紀錄。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的銷售額比去年增長4%。

Peter Doig, Cobourg 3 + 1 More, 1994 戰後和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於3月7日, 倫敦佳士得, 以12,700,000英鎊售出 Peter Doig, Cobourg 3 + 1 More, 1994
戰後和當代藝術晚間拍賣於3月7日, 倫敦佳士得, 以12,700,000英鎊售出

除了拍賣行外的強勁攻勢,歐洲藝術品博覽會(TEFAF)- 其做為引領世界潮流的藝術、設計和古董貿易展覽會,在展會的第一天就展現市場交易的巨大潛力,許多重要的銷售在當天就完成。

  • 二百億美元的問題

今年的TEFAF報告指出,2015年的市場價值是總銷售額640億美元。今年報告的新作者Rachel A. J Pownall教授以另一種新的方式來處理市場和實際數據。這些新採用的資料與數據造就了與去年報告的一些差異。哪些資料數據來源才是反應真實面尚有待觀察。但有個問題來了,多出的200億美元營業額應該不是來自於“黑市”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