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取自: Barnebys.hk 張大千(1899-1983)SCHOLAR AMIDST AUTUMN TREES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張大千(1899-1983)SCHOLAR UNDER PINE TREE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張大千(1899-1983)SCHOLAR UNDER PINE TREE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這一年的全球藝術拍賣市場有令人振奮的轉變。根據Artprice報告,這是五年來第一次中國於藝術拍賣市場擠開美國與英國,位居全球最大份額。

比起波動性大的股票或低利率的債券,中國的買家們目前視有形的資產,像是美術品,為更佳的投資機會。根據Artprice 報告,中國(包括中國、香港、澳門和台灣)在2016年上半年的銷售增長18%。在經濟蕭條的藝術市場中,這是非常令人振奮和受歡迎的好消息。中國的銷售額在知名的佳士得與蘇富比拍賣行和中國兩大拍賣行保利和嘉德拍賣從2015年的19億7千萬躍升至2016年的23億,根據Artprice報告。從此報告來看,銷售額新增5億7千萬美元的同時, 中國躍居成為全球藝術市場上最大佔有率35.5%,美國則有26.8%的藝術拍賣市場份額。

很特別的是在這些大數據背後,其實多數的銷售在香港發生,它是一個具重要國際地位的藝術市場銷售交易轉運點。香港在這四大拍賣行的銷售上升19.2%,相對比中國內地的銷售下降2.6%。

在全球市場的藝術市場變動中可以窺見西方與東方都分別經歷不同程度與方向的調整。根據ArtTactic報告,自2010年開始的五年期間,西方市場上的兩大重要類別—戰後與當代藝術(post-war and contemporary)和摩登和印象派藝術(Impressionist and modern),其價值暴增約273%,但是中國藝術卻下降15%。這意味著藝術市場上的調整與轉變。

有專家指出對中國藝術的購買復甦並不會傳播到西方是因為只有極少數買家對畢卡索和巴斯奇亞之類的購買有興趣,這些人包括龍美術館。他們在去年佳士得上的拍賣會上高調收購一幅價值超過1億7千萬美元的阿梅代奧·莫迪裏的Reclining Nude (1917-1918) 。Petterson指出多數的中國買家始終偏好購買中國藝術。

齊白石(1864-1957)DRAGONFLY ON MORNING GLORY AND GOURDS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齊白石(1864-1957)DRAGONFLY ON MORNING GLORY AND GOURDS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齊白石(1864-1957)FIVE FISH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齊白石(1864-1957)FIVE FISH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齊白石(1864-1957)SPARROW ON BANANA LEAF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齊白石(1864-1957)SPARROW ON BANANA LEAF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中國重要的藝術家作品也打破了2016上半年的記錄。包括張大千1982年的《桃源圖》 ,以3470萬美元售出,比蘇富比四月的高預估值高出四倍以上。此外,三位中國藝術家包括吳冠中傅抱石齊白石是今年全球結果中的前十大。總的來說,亞洲藝術家在全球前50名中就佔了大的比例。

傅抱石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傅抱石
圖片取自: Barnebys.hk

中國未來的藝術市場還是充滿極大變化,尤其在中國的泰康人壽買下蘇富比13.5%股份。中國嘉德拍賣同時是泰康人壽的主要股東持有者。Petterson形容這使蘇富比能擴展其在中國的事業版圖也讓中國嘉德更有機會成為中國最大的拍賣行。

評論